黄鹤楼文学
 
首页 • 全本
玄幻 • 奇幻
武侠 • 仙侠
都市 • 言情
历史 • 军事
游戏 • 竞技
科幻 • 灵异
搜索:
 
您当前所在位置:黄鹤楼文学>>刘备的日常

1.43 百般不厌


简体手机版  繁体手机版
更新时间:2019-03-12  作者:熏香如风
 
西邸,万金堂。

雪后初晴,园中仿如轻纱笼罩,朦胧却不炫目。陛下矗立轩下,身披狐嗉大氅,静观雪落。

张让、赵忠分立身后。偷看陛下圣颜,想必又在思念王美人。开年,陛下二十有八。已近而立。生离死别,情殇初尝。似一夜长大。驴车夜宴,货卖列肆,寻欢作乐,通宵达旦,已难寻觅。陛下虽未勤于政事,却也不再荒诞嬉戏。

最近时有提及,欲将宫中女婢年长者,出嫁。

“宫人择官婢年八岁以上,侍皇后以下,年三十五出嫁。乳母取官婢。”

昨日又言及此事。想必,陛下乃真有此意。

张让暗问赵忠。赵忠意味深长:厌了。

锦衣玉食,佳丽三千。饶是饕餮盛宴,终归有厌倦的一天。如今,唯一能令陛下百般不厌,唯有铜钱。

“阿父。”陛下忽然开口。

“老奴在。”张让躬身上前。

“何日上计。”陛下问道。

“距正月旦会,已不足月。”张让答曰。

“蓟王上计使到否?”陛下记起那日为嫡母窦太后上寿,蓟王在侯台内所言。今季献费,足有三亿。

见张让含笑看来,黄门令左丰这便近前答道:“奴婢听闻。蓟国、陇右上计车队,皆已出发,同赴洛阳。”

“陇右民生凋敝,不提也罢。”陛下心情极佳。

“陛下明见。”左丰又进言道:“然,右丞贾诩言,陇右有羌户、氐户、胡户,计五百万口。理当进献。”

陛下一愣:“莫非,今季蓟王欲为民千万献费否?”

“贾丞正是此意。”黄门令左丰答曰。

张让动了动嘴角:若足纳千万,便是六亿三千万钱。

“正如老大人所言。”左丰小心作答。

“蓟王何所求?”陛下喜上眉梢。所谓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。陛下深谙商贾之道。为人处世,恪守皇商信誉。从不强买强卖,更不会只收钱不办事。比起史上那些惯于强取豪夺,动不动便抄家灭族的暴君,不知高明多少。

左丰小心言道:“蓟王欲请陛下,将陇右五百万羌氐诸胡,纳入大汉治下,令其为编户齐民。并以此为例,广纳化外万民。”

陛下心领神会:“闻蓟王欲抄掠乐浪野民,送去倭国。料想,必不止于十万众也。”

黄门令左丰不敢答话,遂偷看张让。

张让焉能不知,这便代为进言道:“闻蓟王在雍奴薮中,新开数县。值用人之际,半岛野民,虽百无一用,种田倒勉强可用。”

“天下种田,唯我蓟王。”陛下笑道:“然天下商贾,舍朕其谁。”

“陛下圣明。”张让、赵忠谄媚一笑。

细想之下,陛下言之有理啊。种田十倍利,经商百倍利。蓟王种田十年,不如陛下一年所获。

难怪陛下对蓟王如此恩宠。蓟王种田,终归是比不过陛下卖官啊。既稳操胜券,还有何所虑。

“蓟王有心了。”陛下笑叹:“黄巾逆乱,减口二千万。得陇右五百万诸胡,再得岛夷野民百万,补足十之二三。亦是大功一件。”

陛下果然聪慧!

竟知晓,三韩野民足有百万之众。

万幸,蓟王磊落。国中人口,如实上报,未有丝毫隐瞒。若起私心,陛下必不能容。

心念至此,黄门令左丰一时,遍体生寒。

陛下心意,其实很简单。该你的,分文不取;该朕的,分文不少。

一言蔽之,诚信立国。

话说,自那晚独上高楼,皇后坦然相待。刘备一眼扫过,见皇后胴体广披守宫纹身,便知陛下之心。

只需是为朕所有,谁也不得染指!

“蓟王向来耿直磊落。”陛下言道:“若年年为陇右诸胡上呈献费,编户入册,有何不可。凡有化外野民,入籍大汉。亦如此例。”

“陛下圣明。”左丰抢前高呼。

陛下轻声一笑,意味深长。

须知。蓟王虽加黄钺,有代主征伐之权。却未得抄掠化外野民,为己所用之便。杀戮与抄掠,乃泾渭分明之两码事。

蓟王向来谨慎。一旦滥权,必被陛下所忌。赐加黄钺,与三赐九锡,实质上,并无不同。既是褒奖,又是测试。人前人后,凡有一丝不同。自以为天高皇帝远,再无掣肘,便可随心所欲,放手施为。便大错特错。

后世有句俗话,放长线钓大鱼。正如陛下这般。乃是行:反·纵虎归山之计。

前后两汉,煌煌四百年。凡能居于帝位者,皆不可小觑。

道理很简单。四百年来,凡有自诩为聪明者,只需扪心自问:皇帝为何不出我家。

洛阳东郭,殖货里,辅汉大将军府。

收到黄门令密信,贾诩不动声色,付之一炬。

先前,蓟国前后来函,言及二事:抄掠三韩,倭国来使。贾诩顺水推船,二事合一。欲行瞒天过海之计。

自以为得计。

岂料陛下对蓟国周边,知之甚祥。于是将计就计,亦未说破。且看蓟王如何行事。

今,蓟王如实上报,不惜多出三亿献费。终令陛下彻底释怀。

试想。以贾诩之智,尚未察觉有异。料想,蓟王亦未知也。正因蓟王不知陛下暗行将计就计。故一切举措,才发自本心。换言之:明知贾诩已瞒天过海,蓟王仍怀赤子之心,不曾欺瞒陛下。足见赤诚。

陛下笑叹,贾诩聪明反被聪明误。机关算尽太聪明,险误了卿卿性命。

也正因有贾诩,这个聪明绝顶的蓟王谋主担保。才足让陛下对蓟王的真实反应,十分取信。试想,足智多谋如贾诩,都未曾窥破朕之将计就计。蓟王纵天家麒麟,又岂能窥破?

然事实,当真如此么。

贾诩烧尽密信,一切如常。

“我主,高枕无忧矣。”

凤栖梧桐,君子不立危墙之下。

陛下计试蓟王。又何尝不是贾诩暗中试主。所谓大忠似奸。自古忠奸莫辨,正邪难断。蓟王究竟是大忠还是大奸。

此事足见分晓。

疏不间亲,卑不谋尊。对于贾诩这样的绝世谋主而言,知晓主公的真心实意,方能人尽其谋。

简言之:主公真想如何行事?

智者交锋,兵不血刃,胜负已分。甚至,千里之外的蓟王,竟全然不知。

唉。果然伴君如伴虎。

“繁礼君子,不厌忠信;战阵之间,不厌诈伪。”又曰:“焚林而田,偷取多兽,后必无兽;以诈遇待民,偷取一时,后必无复。”

故而,”臣之忠诈,在君所行也。君明而严,则群臣忠;君懦而暗,则群臣诈。”

明以照奸。“”

上一章  |  刘备的日常目录  |  下一章
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,方便下次继续阅读.
在搜索引擎输入 "刘备的日常 黄鹤楼" 就可以找到本书
其他用户在看:
黄鹤楼文学 -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.hhlwx.com
联系我们: hhlwxcom@gmail.com